拍賣新聞 AUCTION NEWS > 北京保利常天鵠 是怎麼看今年西畫拍賣市場?




北京保利常天鵠 是怎麼看今年西畫拍賣市場?

重點不在於需要增加品種 而在於深化價值

北京保利春拍現當代拍品量歷年最少

總成交額卻增長一個億人民幣




常天鵠,北京保利拍賣現當代藝術部總經理,提及北京保利春季的成果,眼神與嘴角;滿滿都是笑意。


近5季以來最高的一次 未來更精簡拍品數量





北京保利春拍現當代藝術夜場及現當代藝術這兩個項目,分別有3.22億人民幣及2798萬人民幣;3.5億人民幣的成交總額。以保利體系下6家拍賣來說今年春季的整體總成交額就達到40億人民幣,單單北京這個點;則有28.5億人民幣!

常天鵠說「從今年春拍的成果來看,讓我更對於拍品的選擇有更深刻的想法,拍品的數量不在於多;今年春拍我們只有150件拍品,可說是歷年最少,但卻能有3.5億好成績,且還比去年秋季高出1個多億,這印證了我們戰略的運用明顯是有成效」。他又說「以後,在拍品數量上,我還想更減少些。我們不能盲目擴大,如果是以數量的總和來達到總成交金額,那麼勢必會更讓拍賣走到不穩定狀態。除非,是在有大師拍品更為強勁的前提之下」。


區域性格的分眾性




吳冠中〈灕江新篁〉成交價 RMB 74,175,000


「區域性格的分眾性,已經愈來愈明顯造成拍賣市場在面對同樣一位藝術家作品時,確實能夠顯現出不同的兩樣情。比如,吳冠中的市場在中國是相對有良好的群眾基礎,但是,吳冠中的作品市場假如同時放諸到港臺來做相較,事實上;區域的選擇性都不大,不過,吳冠中的作品市場往往在中國市場基本盤面上就能有更出色成績。我覺得,這牽涉到藏家結構不同及地域性格所塑造成型的情感認同。以春拍這件吳冠中〈灕江新篁〉來講,這是1975年的作品,吳冠中同樣以這個題材、不同視角、不同時間所呈現的灕江景致作品有6張,但比較起來;75年的作品是最佳。這件作品在競拍的過程中,就有一位是90後新藏家加入競拍。這其實已經顯現出年輕世代藏家對於收藏品的選擇,不僅僅是跨度大,也不會停留在只對年輕當代藝術的興趣」。




趙無極〈16.9.91〉成交價 RMB 25,300,000


他又補充說,涉及到區域市場的分眾性,也可從趙無極、常玉的作品市場來看。以趙無極的市場來講,他的市場基礎面是在台灣最大,中國就不是貨源主要地,而且,他的作品在中國市場又得牽涉到關稅問題,光是增值稅就有20%,市場所需要負擔的確實會比港臺來得多。因此,趙無極的市場往往在港臺的拍賣成績都有很出色的表現。「可是,今年春拍趙無極〈16.9.91〉作品,也拍到2530萬人民幣,這也是一項很好的成績,對我們也是很大大的鼓舞」。


市場介入的時間點 確實能夠起到對後來影響的絕對性




徐悲鴻〈喜馬拉雅山〉成交價 RMB 20,700,000


常天鵠提到,以華人老畫這個板塊來講,台灣市場的介入就比中國早太多。尤其是,台灣畫廊直接將老畫帶入一級市場來運作,這使得華人老畫這板塊的市場畫相對有成熟的條件。當中國開始介入這一板塊時,作品悉數是在家屬或者藏家手中,能夠做的選擇是相對有限,在稀珍資源的前提下,華人老畫這板塊在市場自然也就逐年下降。

因此,常天鵠認為,在相對應的比較情況下,以中國現當代藝術來說,這幾季香港的所出現的中國現當代藝術作品逐年減少,相對也拉大亞洲區塊;加入東南亞方面的作品數量。針對這點常天鵠就很明確表示,在中國的市場,日本的拍品,還有些可能,東南亞區塊的這個環節不可能出現在中國拍場。因此,對於現當代藝術市場來說,他強烈主張引導性確實優於增加新品種的選項。在他的概念裡,與其花時間去增加作品的面向,不如增加作品本身的深度,讓老藏家或新藏家都相對有機會從作品身上更透徹理解自己所要面對的收藏並認為,美術史的梳理只會越梳理越展現被精煉過的結晶,美術史不可能越梳理出更多人才。更何況,畫得好的實在不多!

正視區域市場分眾的獨特性格

等於增加市場對藝術品高度鑑賞價出現的機率





常玉〈雙裸女、盤腿裸女〉(雙面畫) 成交價 RMB 18,400,000


他說「從創作的表現技術與作品本身的精神質量上來講,1978年以後這些中國藝術家作品,例如;陳丹青、羅中立…,就市場作品存量、數量,都會是中國市場未來重點發掘對象。另外,在年輕當代藝術家方面,黃宇興的作品市場在一級市場有相當穩固的基礎,很自然就能在二級市場上有被期待的空間出現。有些當代藝術家我個人也覺得不錯,可往往都沒有很規則的長期性發展,驚鴻一瞥的質量一出現後,市場依舊引頸企盼,則發現難有承續力。另外,則有的藝術家因為畫廊太刻意經營國外市場版圖,似乎不是很在意國內市場,這不免就會造成藝術家的作品市場在國內很難出現被持續關注的完整性」。

常天鵠認為,現在中國拍賣市場將更積極朝著建立中國的藝術內需這個環節邁進。重點在於,不是拉大藝術品種,而是深化藝術價值。如此的話,吸金能力就會更有爆發性。拍賣公司所要展現的引導性,也相對重要;不能流於瞎引。「市場不能以誰的作品好賣,就硬往死裡賣」。他說。「當一個地區的物產極大豐時,就是沒有精品。這也就是說,都不錯;就等於沒尖子,普遍都是80分,相對也就少了95分的人才」。「拍賣場不是一級市場,而是二級收藏市場。這個市場導入的是『值得收藏』的藝術,而不是大眾消費」。「拍場文化所展現的是精選市場,而不是鋪貨市場。這個定位清楚的市場特質,就是讓財富重新做了分配」。



劉開渠〈人民英雄紀念碑浮雕〉成交價 RMB 31,050,000


至於,即將上場的秋拍,北京保利又會有怎樣的規劃?

常天鵠笑得一貫保守「我只能先透露,秋拍將會與春拍有較顯著不同,很值得期待…」。